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接待电话:010-81504886          

技术热线:010-62367087         

                  18911276386   

邮箱:boshuokeji686@sina.com

地址: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光机电一体化产业基地嘉创路5号1-611

公司新闻
博硕德恒——生物好氧发酵的绿色卫士

 博硕德恒——生物好氧发酵的绿色卫士

/刘荣 曹丽娟

 

这就像是一场蝴蝶效应。

堆放在工厂角落的几个罐桶,引生了一个念头,继而引出了一项新技术,一家新企业随之诞生,一个行业正悄然改变……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源于吕建军的一次发酵产品采购。而他自己的生活,也因这次采购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辞了职,搭上全部身家,搞起了技术研究,创办了公司。

从一名文科生到技术研究者,再到企业掌舵者,蜕变的过程是吕建军的“血泪史”。最难的时候,他用不成功便成仁支撑自己,甚至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

对于吕建军倾注全部心血的这项事业,往小了说是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往大了说,是为了推动一个行业转型升级;往更大的层面说,是在为国家的环保事业添砖加瓦。

 

1998—2005:一个男人的“八年抗战”

吕建军萌生研制自动吞沫机的念头,确切地说源于一次工作上的寻常采购,更确切地说源于一顿饭。

某次在替单位采购发酵产品的过程中,吕建军瞥见到工厂角落里堆放着几个罐桶,便随口问了句“那是干什么的”。他一定没想到,这随意的一瞥和一问,竟改变了他此后的人生轨迹。首师大中文系毕业的吕建军,第一次知道原来发酵过程会产生大量泡沫,需要添加“泡敌”除泡,罐桶是用来装“泡敌”的。

在与技术人员相熟后,吕建军了解到,生物好痒发酵过程都不可避免会产生大量泡沫,如果不及时清除,大量泡沫将使发酵罐中的氧气逐渐减少,造成菌体窒息死亡,导致发酵品质下降,严重时更会发生外溢逃液现象,致使料液染菌报废和环境污染。为了控制泡沫和逃液,一些企业不惜降低罐容,严重影响设备利用率。

无论是传统除泡,还是化学除泡,又或者两者结合除泡,效果都不尽人意,尤其是化学除泡使用的“泡敌”,虽能消除泡沫,但成本高昂,每吨价格在2万元左右。发酵后期由于泡沫产生迅速,往往需要不断加入大量“泡敌”除泡。而且“泡敌”本身还会带来严重的环境污染,高额的治污成本不容忽视。

吕建军敏锐地意识到,如果能用物理方法取代“泡敌”除泡,不仅蕴含无限商机,还能有助于环境保护。他迫不及待地将想法上报有关部门,却碰了一鼻子灰。性格耿直地吕建军“一气之下”决定,自己干!

于是,1998年,他不顾家人朋友反对,毅然决然辞掉稳定的工作,一门心思投入了并不了解的除泡技术研究中,他的“八年抗战”由此启程。

可以说,这是一场由一顿饭引发的创新之战。吕建军“赌”上了全部家当,“赌”上了尊严,他不敢想象失败了会怎样,成功是唯一的出路。

他遍访大江南北的发酵企业,拜访各大高校相关专家,考察市场,咨询、学习有关知识。这个过程中,吕建军确认了两件事儿——

除了传统除泡方法,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用物理方法减少“泡敌”用量,而且由于价格昂贵,一些企业为节省成本,用豆油和“泡敌”混合物代替“泡敌”,但除泡效果并不明显。

他的“将流体动力学与机械结合转化为消泡设备”的构想,被专业人士认为可行。

这就像是两剂强心针,让吕建军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可是,对于一个没有理工科基础的文科生来说,要将一个都没落实到图纸上的设备变为可以走向市场的产品,谈何容易。没有厂家愿意配合他试验。为了做样机、搞试验,他借遍了身边能借的人,欠了一身债。为了记录试验数据,他可以30多个小时不眠不休……

然而,成功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如期而至,反倒是数不清的失败和各种嘲讽的声音纷至沓来,毫无顾忌地刺激着吕建军的心,他残存的那一点儿自信眼看也即将耗尽。

好在老天终于眷顾了他一把,给了这个执着的东北汉子坚持下去的希望。他结识了河北科大的安曙明老师和中关村自动监测专家徐卫明。在两人的鼎力相助下,自动吞沫机自动化、传感器等一系列难题迎刃而解。

2005年,自动吞沫机试验成功,首次投入正式安装,标志着这款由吕建军等人自主选项命题、自主筹措资金、自主研究开发、自主加工生产、自主经营管理的物理除沫设备正式投入市场。

至此,这场“八年抗战”以吕建军的坚持和胜利而告终。但如何扩大吞沫机的市场,让更多企业选择安装,这将是吕建军面临的又一个新挑战,这一次他又将如何迎战?

 

2005—2015:一家企业的“十年坚持”

事实上,2003年,吕建军就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北京博硕德恒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博硕德恒),一家主要面向发酵行业,研究、开发、生产能够大幅降低企业生产成本产品,提高企业经济和社会效益的科技型股份制企业。

最初,吕建军似乎并不担心自动吞沫机会打不开市场。在他看来,与高成本、繁工序的“泡敌”相比,自动吞沫机既能节省人力、物力、提高产量,又能保护环境,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治污成本,且对提取工序大有益处,也减少了化学除泡给人体带来的伤害。同时,自动吞沫机的安装并不影响发酵企业原来的工艺设备布局和发酵指标,市场前景肯定十分广阔。

然而,现实又一次背离了吕建军的预想,没有一家企业愿意第一个尝试自动吞沫机这只“螃蟹”。尽管任何新技术、新设备问世,都需要一个认知过程和适应期。但是,对于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打击的吕建军而言,他急需一次成功来给博硕德恒和吞沫机正名。

转机出现在2005年。经过一番努力,河南莲花味精厂答应先在一只小罐上试用自动吞沫机,这让博硕德恒和吕建军看到了一线生机。为顺利拿下订单,吕建军代表公司向莲花做了五项承诺:确保节省大量消泡剂;不改变原来生产工艺和设备布局;不会对发酵指标产生任何负面影;先安装后付款;确因我方设备造成的损失全额赔偿。

最终,自动吞沫机出色的表现征服了莲花集团,他们下了第一批订单,决定安装两套吞沫机。博硕德恒终于有了成立以来的第一笔入账,而“五项承诺”后来也成为博硕德恒的经营理念,延续至今。

自动吞沫机的成功上市,让博硕德恒的经营逐步走上正轨。2005~2015年间,吕建军注重技术创新和研发,构建起了一支精明强干的技术梯队,其中高级知识分子和富有专业经验的技术人员占80%。在技术人员不断努力下,自动吞沫机得到了不断完善和改进,性能更趋完美,顺利在内蒙古通辽梅花集团、山东信乐集团、宝鸡阜丰集团、德州华茂公司等20余家企业成功应用,得到普遍认可和高度赞扬。

自动吞沫机是靠什么征服了这么多企业呢?

吕建军介绍,自动吞沫机以好氧发酵自备的无菌压缩空气为动力,通过吞沫机的特殊装置,将大量泡沫彻底吞噬并还原为料液,具有体积小、功效强等特点。它采用自动控制,当设置在发酵罐内两个电极探头间的介质发生变化时,电极探头之间的导电率随之发生变化,自动控制仪则利用此原理检测泡沫位置,当泡沫超过高位探头时,自动控制仪便启动吞沫机开始工作。

自动吞沫机的最大亮点之一,是其能够根据泡沫多少调节工作时间,当泡沫消除干净便会自动停机,具有较大间歇性。吕建军举例说:“谷氨酸发酵后期的20个小时是起泡最汹涌的时间,按每次工作30秒、每小时工作15次计算,整个发酵周期累计工作不超过2.5小时,极大地减少了用电成本。”

大量事实证明,自动吞沫机能节约“泡敌”剂60%以上,提高罐容1~10%,加上自动化控制的运用,大大节省了发酵过程中的成本投入,杜绝逃液,有利于菌体繁殖生长。而在环保方面,自动吞沫机能减少70~80%的排放量,真正实现了从生产源头节能减排的环保理念。

优秀的产品本身会说话,自动吞沫机的诸多优点和优势,不仅让众多发酵企业对它赞不绝口,其相关技术也通过了国家权威部门认证。依据流体力学原理开发的自动吞沫机,广泛适用于生物好氧发酵领域,它的诞生是对传统除泡工艺技术的一次革新,受到了专家们的青睐和国家的重视。

据悉,现在自动吞沫机的设备结构、安装形式较之前略有改进,根据发酵品种的不同,节省的消泡剂量也不同。“原来最多就节省60~80%,现在有些发酵已经做到节省100%,完全可以不使用消泡剂。”

作为节能减排的高技术新产品,自动吞沫机成套设备至今已获得10余项国家专利和3项国际专利,从研发到产品成熟,得到了科技部、北京市政府、中科院、中国发酵工业协会、国家高新技术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2006年,博硕德恒被北京市科委评为高新技术企业,同年自动吞沫机系列产品被列入“火炬计划”推广项目,同时被评为“自主创新产品”。2007年,博硕德恒得到北京市科委和科技部创新基金的大力支持,2008年12月至今一直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该资质每三年都会严格复核评审),并荣获“科技先进单位”等称号……

十年一梦太匆匆。吕建军说,博硕德恒成长的这10年,得到了国家、社会各界以及团队的大力支持和鼓励。“十八大”提出了“构建生态文明建设”的部署,对污染企业提出了技术升级的要求。这意味着,在实现生物好氧绿色发酵的路上,博硕德恒将不再孤军奋战。吕建军说:“博硕德恒将以国家的号召为动力,完成新的突破和超越,作出更大的成绩,回报一路上关爱和支持我们的人和企业。”

 

2016—未来:一个行业的“绿色卫士”

时间来到2015年年末,吕建军坦言,过去的这一年,受整体经济形势影响,博硕德恒的业绩与预期有所偏差。“但我们已经找到未来发展突破口,寒冬即将过去。”

生物发酵制药企业——这是吕建军为博硕德恒选定的又一个目标市场。据他介绍,近些年,我国医药工业造成的污染占到了全国污染总量的6%。2010年2月,环保部首次发布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医药制造业成为7个重污染行业之一。

“药品是解决人类健康问题的,如果药品生产所造成的污染给人类和自然带来严重伤害,这就本末倒置了。”吕建军说,“制药企业必须对老旧工艺技术进行改革创新,积极采用绿色环保、节能降耗的新设备,这是其在激烈竞争中制胜的关键。”

随着《发酵类制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制药工业污染防治技术政策》,以及《医药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等一些列措施的出台,化学原料药生产面临更大的环保压力。“对生物发酵制药企业而言,他们需要升级工艺设备,节能降耗,提高环保水平。对于博硕德恒而言,这是进一步开拓市场的机遇。”吕建军认为,“自动吞沫机能提高制药企业生态环境绩效指标,也能降低企业的环境成本,帮助药企在市场竞争和严峻的生态环境中争取更多主动权,帮助企业获得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事实上,已经有药企关注到了博硕德恒,浙江海正药业集团和山东鲁抗药业集团两家药企甚至已经主动接触过吕建军,对自动吞沫机表现出了浓厚兴趣。2015年12月中下旬,博硕德恒技术团队赶赴浙江,为海正安装了第一罐作为试验,周期为2—3个月,一旦效果令对方满意,接下来将会实施150罐的安装工程。

对于博硕德恒来说,这是2016年的开门红。吕建军更是自信地表示:“我们将迎来一个灿烂的春天。”当地药监局十分重视此次博硕德恒与浙江海正的合作,放言:“如果这是一个好技术,我来替你做宣传。”浙江海正方面也表示:“节省消泡剂是其次,如果真能保证不外溢逃液,除了本厂全部安装,接下来分厂也用你们的设备。”

吕建军充满了自信。根据药监局的统计,全国适用自动吞沫机的药厂大概有1300家左右。他计划先打好海正的口碑,接下来再以点带面,逐步打开制药市场。未来,有可能在造纸行业乃至更多的发酵行业,都会见到自动吞沫机的身影。吕建军和博硕德恒正思考着如何做大做强,将吞沫机推向更广阔的市场,走向国际。

吕建军曾说过,节能减排,利于人民、利于国家、利于人类,这是善事。把善事当成事业,才会做的长久。正如博硕德恒的企业追求——“以善为本,以实求实,以赢求赢,以利求利”——以超高的道德和行为约束企业自身,追求企业自身与目标客户的双赢。

随着《新环保法》的颁布实施,国家对节能减排、低碳经济的推行力度将会越来越大。吕建军说:“对于污染程度较高的生物好氧发酵行业而言,自动吞沫机将会是它们节支增收、节能降耗、提高环保水平的明智选择。”

而博硕德恒愿意做发酵行业背后的“绿色卫士”,为生态环境撑起一方保护伞。